LOGIN用户登陆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已有 551 次阅读  2012-07-30 21:42   标签政治    中国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张三一言

 

 

硅尤梓先生:

 

 

你说『张三一先生的打左“成了右翼利益集团的帮凶”,该没说错吧?』

 

我回答:说错了。我是垬集团整体,包括其中极左极右的“帮亡”。

 

讨论垬与毛时,你“附在其中”, 与垬黏着;即站在垬内部其中一方反对另一方。由此你才会说『薄熙来的“唱红”其实是“唱公”,压制住那些无限扩张的私欲。』的话。就是黏着薄极左说话;帮助极左打极右。

 

你说我“成了右翼利益集团的帮凶”一点道理和事实根据都没有。但是,你站在垬两方中的一方帮助一方;帮助垬中的一方就是垬一方的帮凶。这是根据事实与逻辑给你的结论

 

我则是“独立其外”,站在垬反面,与整体垬对立,反对垬整体,反对其中极左极右两方。一个反对垬整体的人会“成了()右翼利益集团的帮凶”?

 

这是因为我们站的立场不同,很多分歧是由此而生。

 

 

 

从文中可以看到,你说的右派是包括我在内的;这是你的自由,我尊重你如是说。但是,我自己定位自己是左派。我支持和主张革命,不反对暴力革命,右派不会如此;右派天性是反革命。如果要找个标志的话,那么刘国凯大体与我相近似。

 

 

 

我在多篇文章多次表述:胡中央是意识型态极左,经济地位极右。极右是根据胡统治集团成员经济地位和利益判定。打起左派大旗的薄极左实际上也是极右统治集团经济利益的维护者。薄极左是形左实右,用左收买人心,你能指望他取代胡中央后会把现统治集团非法“合法”取得的或将取得的经济、政治、社会利益收回归民?你能指望他取消一党专政制度与政权,还权于民实行民主制度?或许你会同意,可我一点也不同意。

 

根据我以上的认知, 我这个被你称为右派者不是“右派每天在跟一个假想敌战斗”,而是“每天在跟一个现实的敌战斗”。

 

 

 

请原谅我不回答你吃饭吃面的情绪化的胡闹话。你认为你眼里看到政治,这我承认,因为你自己白纸黑字写着:『薄熙来把“红”唱下去,“人民当家作主”的意识就能抬头』;这一唱可以唱出个『民主的曙光才能出现在中国大地上』。这就是你和王希哲们看到的政治!我看到的政治是不论极右中央胡锦涛面无表情不唱,还是民间乌有、还是官方薄极左歇斯底里红唱,其结果都是灾难!

 

对民众来说,任何期望在垬内部帮一派打一派都是胡闹。帮垬的住何一方都是帮凶!

 

你看到的中国政治是:极左薄熙来会建立中国民主社会。

我看到的中国政治是:结束一党专政才能建立中国民主制度。

 

我认为以下判断可能是辨识是否民主的标准:

把中国实现民主希望寄托于垬内部某日派别上,是盼青天望明君赐“民主”的奴隶奴才恩思想;奴隶奴才永远不能建立民主;即使别人建立了民主社会,他们也一会享受。

 

就目前中国最可能的是革命,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的革命。最佳的是民间革命派和体制内开明派连手革命;但是,这种革命必须以民间为主导。

 

 

如果你同意,我会把我这篇文章和你给我的信一起公开。请告知道声。

 

 

张三一言    20120726   香港

 

 

 

 

 

硅尤梓  与张三一先生继续讨论

 

毛泽东、四人帮的极左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陈云、邓力群的极左是“坚持计划经济为主”;现在的党内极左是“不搞多党制”。

 

如果说毛泽东、四人帮以及陈云、邓力群等(包括我们当年自身)的极左认识是意识形态所导致,是观念、认识的局限的结果,那么所谓“不搞多党制”仅仅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招式,他们早已脱离了意识形态的束缚,只是借此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其实并无所谓真的极左,叫嚷“不搞多党制”的实际上是党内右翼利益集团。说“右派每天在跟一个假想敌战斗”,可谓一语中的。

 

还不仅如此,共产党在中国建立了公有制,自诩“人民当家作主”。在右翼利益集团肆意瓜分国有资产,中饱私囊的现实情况下,强调和维护公有,是合理合法合公道的正义之举。改革不涉深水区,成了“谁有权谁设计,谁设计谁得利”,“把不能分的改成能分,不能拿的能拿。”薄熙来的“唱红”其实是“唱公”,压制住那些无限扩张的私欲。我说张三一先生的打左“成了右翼利益集团的帮凶”,该没说错吧?

 

我们的所谓“左”,是发生在当代中国的现实语境中的“左”。许多问题放在民主社会都十分幼稚可笑。可是非常不幸,共产党把生米煮成了熟饭,你只能选择吃米饭,要吃面包吃意粉请去别家。“带路党”和“革命党”主张大家都不吃,倒了喂猪。那么请先饿着吧。

 

希哲先生的主张,谈的是政治。反对他的人则闹的是情绪,他们的眼里“看不到政治”(胡平语)。让薄熙来把“红”唱下去,“人民当家作主”的意识就能抬头;让汪洋把“乌坎村”经验推而广之,“打黑”才能避免“黑打”。二者互补,殊途同归,左右翼群众结成统一战线,民主的曙光才能出现在中国大地上。把希哲先生的主张誉之为“高屋建瓴”不为过。

张三一先生是个民间写手,其政治热心无可厚非。当我把他的所谓批“极左”告之为实际上是批维权,他“成了利益集团的帮凶”,他没了响应。也许他在反思,我愿意看到他反思后的文章。

 

曾大军、曾节明不同,他们是社民党的写手。曾节明起草的《新年文告》中说“与马克思主义划清界限”,问他这个界限在哪里,他也说不出来。曾大军说希哲先生要当“共产党右翼”,请他指出出处,也一直没有下文。希望社民党高层重视自己的理论建设,不要由得一些人信口胡说。

 

辛子陵先生和侯工都是严肃的社会民主主义倡导者,相信国凯先生比之也毫不逊色。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