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KOOCAN发现了一部非常适合用葛优躺看的电影

已有 92 次阅读  2016-11-11 04:20   标签KOOCAN  电视盒子 

KOOCAN发现了一部非常适合用葛优躺看的电影

 

自从葛优躺火了之后,KOOCAN的身体不自觉就形成一种惯性,一坐在沙发上就成型了,最近在看自己的电视盒子里时找到了一部好片《百鸟朝凤》,尽管上映时在电影院已经看过,还是把它重看了一遍。发现这部剧真适合用葛优躺的知识来看!

 

《百鸟朝凤》,因为导演的一跪出了名,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这个时代,观众们并不理解那一声声悲鸣、叹惋以及那一跪,甚而招来无数人的厌恶,啧啧,这炒作”……

 

电影总体故事都是围绕唢呐来进行,讲述了焦三爷的坚守与游天鸣再也做不到的传承。

 

并不聪明的游天鸣靠的是一日又一日的勤学苦练,在河边的芦苇荡里,镜头把那个纯粹的天空刻画得非常美,与世隔绝,却又在倾听万物,自然的声音。

 

 

 

很喜欢纯粹的乐声,比带着歌词的音乐更富于感情,用心表达着内心世界。听的较多的是小提琴、古琴、琵琶,偶尔会听二胡,但一向不太喜欢唢呐声,觉得太悲情,仿佛这世间事都被声声唢呐吹的没了希望,只剩白茫茫的苍茫大地~

 

在去电影院之前,还是忍不住听了百鸟朝凤,曲声一出,便有种在大喜大悲间穿梭的莫名沧桑感,当鸟叫声响起,惊觉,原来唢呐声中也有着如此欢乐的鸟叫声,整个空间也跟着明亮起来,但终究曲声落处,还是透着悲凉,没有刻骨铭心的殇,是逝去之慨叹,有如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九曲十八弯的黄河,道尽人生道路的千回百转、欢喜哀鸣、蜿蜒曲折。

 

 

 

不得不说,陶泽如将焦三爷演绎得神似,那些教诲之时的不怒自威、树林里回旋的口技、醉酒时的兴奋神韵,焦三爷已然将唢呐、阵阵乐声揉进了自己的生命,铸进了那长长的铜管,跨越生命、跨越时间、跨越千年的岁月。

 

 

 

在电影里,四季的交叠,缓慢而迅速,焦三爷把唢呐传递给了天鸣,他的日子在田间地头缓慢而悠长。

 

 

 

游天鸣,却没有了他的游家班,城市里的乐声欢乐而热闹,人们再也无法接纳听了那么多年的唢呐声,那些浸透着极致的哀殇之声。

 

电影落幕之时,只剩下两个人的对望一个是亡灵(是没了唢呐的焦三爷,也是导演吴天明),一个是游天鸣,奏着或许是绝唱的唢呐,孤独地坚持着他一个人的舞台。

 

 

 

这份孤独,又何尝不是中国文化之孤独,如今,城市里的青年们在铺天盖地的商业席卷下,熟知《美国队长》、《谍影重重》、《碟中谍》,却忘了中国有什么。然而,在英国、德国、瑞典这些远隔千里之外的国家却在研究着被年轻人抛弃的中国文化,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或许,正如电影里焦三爷的话,唢呐不是吹给别人听的,而是吹给自己听的,导演吴天明,他只是在自己的最后人生里,为自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KOOCAN觉得未来,不止有传承,还有变革。回归生活的本真,认真看电影、认真去生活、认真去了解中西方文化的人们,仍珍重着席卷而来的浪潮之下的点点星光,就像结合了唢呐与西方音乐的结尾背景曲声,变革之下,经典延续。

 

 

 

文章转载自 酷咖大本营 转载请注明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