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一战时中国劳工在加拿大的“秘密之旅”

2已有 558 次阅读  2011-11-12 09:21   标签秘密  中国劳工  加拿大 
大多数人对参加一战的中国劳工并不陌生,但是他们在加拿大的“秘密之旅”却鲜为人知。今天是阵亡将士纪念日,我们便来说说这段历史,正如红罂粟花的格言:“以免我们忘记”(Lest We Forget)。

据记载,在赴欧洲的14万中国劳工中,有大约8万人是经加拿大去的欧洲。他们以500人为一营,先从山东威海起航,在温哥华登陆,然后横穿美洲大陆,在哈利法克斯起航去欧洲。

在军方的文件上,中国劳工的加拿大之旅是一级保密行动(top secret operation),其原因很简单:以免装载劳工的船只被德国人的潜艇盯上。饶是如此,仍然有一艘装载中国劳工的法国船被德国的潜艇摧毁,500多人葬身于大西洋。

对中国劳工前往欧洲的细节,无论是英国、法国还是中国方面都披露得甚少。然而,感谢一位加拿大老兵的日记,我们得以还原这段历史。

1917年,时年29岁的利文斯顿上尉(Capt. Harry Drummond Livingstone)在加拿大陆军医疗团(Canadian Army Medical Corps)担任军医,直接参与了英军在中国征召劳工,以及把他们带队到欧洲的行动。

利文斯顿上尉有写日记的习惯,详细记录了自己每天的行动。如果没有他的记录,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知道这8万名中国劳工在加拿大的“秘密之旅”了。

利文斯顿上尉在给劳工检查身体

利文斯顿在威海劳工训练营的工作是给应征者检查身体,内容包括:结核病、性病、沙眼(容易致盲),每天要检查100到250人。凡通过检查的人,都会按手印、照相、带上一个标有证号的手链。这些劳工先在沙滩上进行一些的体能训练,接着就准备乘船前往欧洲。

据利文斯顿描述,劳工上船前先会消毒洗澡,然后统一发放制服,包括印有编号的深蓝色束腰外衣、深蓝色裤子、一条白色腰带,以及以及一套内衣、有CLC(中国劳工旅的英文缩写)标志的草帽及鞋袜等。除此之外,每人还领到一个工具包,里面装有毛毯、铺盖、饮水杯子和铁饭碗,这些就是中国劳工赴欧洲的“标准装”。

赴欧洲战场中国劳工的待遇,比几十年前来加拿大修太平洋铁路并饱受压榨的同胞要好不少,他们和协约国签订了合同,上面注明每日的饷银,以及雇用方需要提供食物、住宿、医疗等等。饷银一分为二,劳工自己领一半,在国内的家人领另外一半。

1917年10月29日,利文斯顿负责将一队的中国劳工带往欧洲,这已经是从威海出发的第五批中国劳工旅了。同船的劳工有2290之多,每个带队的军官都手里拿着军棍,一旦有人出了铺位界限,都要挨上一棍子。

大多数劳工都是中国北方的农民,漫长的海上之旅着实让他们很不适应。为此,利文斯顿建立了一个船上医务室,手下有六名助手,主要是帮助那些晕船的劳工,一般每天都会有50来人等在临时医务室外看病。由于船只在海上颠簸剧烈,劳工们又都愿意煮开水沏茶或喝热水,于是经常一不小心就烫伤了自己,利文斯顿为此很是忙乎了一阵子。

在温哥华登车前往哈利法克斯的中国劳工

经过了13天的航行后,船只抵达温哥华。大队的劳工跳下甲板,马不停蹄地排队前往移民大楼取得文件。一切都是悄然无息地进行着,这群特殊的旅客在当地人还没有注意到他们之前,就登上了前往哈利法克斯的火车。

据温哥华《快报》(Courier)披露的消息称,1917年4月,一艘载有1991名华人劳工的快船首次抵达温哥华,目的地是法国和比利时,主要任务是充当劳工,从前线战壕里挖出战死的协约国将士。这批被称为“中国劳工旅”的华人劳工将紧随第一批以每月6千到2万人的频率运抵温哥华,然后由太平洋铁路公司负责运到哈利法克斯。

这个时期,加拿大政府已经对进入加拿大的华人所征收的人头税提高到500加元。尽管这样,当时的政府还是十分害怕这批中国劳工会在穿越北美大陆时跳火车落地加拿大。因此,加拿大政府下令,把所有中国劳工旅的人员全部锁进车厢里,火车车窗全部钉上了坚固的铁丝网膜,并派遣武装人员随车押送,火车途中停顿的每个站台都有士兵巡逻。

用于运输劳工的列车有12节三等车厢,每车厢装有50人,车厢里有简单的铺位,可折叠座椅。每列火车平均还配置50名乘警,包括每节车厢有四名手持快枪的卫兵,两人白天站岗,两人夜晚值班,两个门各站一个。

利文斯顿和其他军官乘坐的是二等车厢,可以前往餐车就餐。中国劳工则都是由伙夫在列车上用火炉煮饭吃。按照利文斯顿的日记所述,劳工们一次从伙夫那里排队领取一顿饭的食物,主要是馒头、一块鱼、米饭和豆子等,然后回到各自的铺位就食。

在列车运行途中,有一节车厢居然坏了,不得不用一节天鹅绒和红地毯装饰的头等车厢替换。“劳工们个个睁大眼睛查看个不停,那豪华的布置使他们无所适从。有一名劳工不小心在地毯上掉了点烟灰,赶紧跪倒地上用手搽拭干净。”

在加拿大短暂停留的中国劳工

在这次“加拿大秘密之旅”中,有大约700名中国劳工由于水土不服或其他的疾病而长眠在这里。仅斯利文顿自己的队伍中,就有一人因心脏病发作死亡,另有27人因犯各种疾病继续滞留在哈利法克斯。出于“保密”的需要,死亡的劳工被随处埋葬,甚至没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墓园。

就在斯利文顿的劳工队前往欧欧洲后五天,一艘停靠在哈利法克斯港口的法国军火船和一艘挪威船相撞、爆炸,夺取了当地居民2000多人的生命。发生爆炸的地点与劳工营地非常近,若斯利文顿的队伍晚走了五天,后果将不堪设想。

利文斯顿把劳工送至欧洲之后,他的任务就结束了,而与他同行的中国人则将面临更大的挑战。14万劳工中的很大一部分被派往前线挖战壕、埋尸体,大约两万人死于战火和疾病。

1919年9月,中国劳工旅终于完成任务,开始沿着来时的路线返回中国。他们首先乘船到达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在通过铁路前往温哥华登上大船返回。1920年4月,最后一批中国劳工旅穿过加拿大,他们的返回家园如同来时一样,始终默默无闻地进行着。

51周报 牧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