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当年加拿大:二战时多伦多的老照片

7已有 649 次阅读  2012-01-16 10:33   标签加拿大    多伦多 
在二战期间,多伦多的人口为66.75万人,大部分人口是英裔。虽然战火并没有烧到加拿大,但是人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二战一开始,整个城市就变成了为英军的后援团。工厂全天候开工生产军用品,补给物资源源不断地输至欧洲战场。当时管理多伦多公立学校的约克区教育局(York Township Board of Education)甚至允许军方去特定的几个学校的高年级班上招募新兵。

战争对多伦多人生活最大的影响是白糖、铝制品的供应量减少了,生活用品需要凭卡供应,购买银制餐具等高端消费品时需要支付高昂的奢侈税(luxury tax)。

由于年轻男子被大量征兵,劳动市场上的男性数量大大下降,一些原本是男人的岗位,如机械制造、装配、运输等行业,出现了越来越多女性的身影,她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每周工作60个小时。正是这个原因,二战时期有关市民生活的老照片里的主角多是女性和孩童。

1939年9月二战刚刚开始,多伦多的市民委员会就在市中心King街和Yonge街附近开办了“现役军人服务部”。在二战的6年中,该服务部的义工们不仅坚持向在多伦多训练的士兵提供饮食,而且还训练出了一个“劳军队”,给士兵们表演舞蹈、歌唱,或者带领他们做游戏。

二战期间,全国大小城市仿佛都变成了兵工厂,向欧洲战场的盟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养。由于男子被大量征兵,工厂的车间里出现了大量的女工。图为多伦多的一个女工在检验刚生产出来的钢盔。

汉密尔顿“西屋电器公司”(Westinghouse)的厂房变成了军火制造车间,专门生产榴弹和榴散弹。在战争期间,工厂95%的业务都和军事有关。

大约1.5万名本地女性加入了加拿大红十字会,在国内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捐款热潮。图为红十字会在多伦多Maple Leaf Gardens举办的捐款活动。

虽然战火并没有烧到多伦多,但是提前做足准备总是必要的。图为一次空袭警报演习中,一些正在下到掩体里的女士。这个掩体可以容纳150人,并已经存放了急救药品、灯油、电话、钢盔和灭火器,一旦德国人的飞机来了,立刻就能派上用场。

Petawawa(多伦多东北约500公里)的林区里有一个隐秘的旧军营,在二战期间用做战俘营,关押了645名俘虏,其中大部分都是德国人。

1940年,当地原住民酋长探访尼亚加拉军营里的士兵。虽然早年英国政府和原住民签署的条约已写明,大部分原住民都有豁免兵役的权利,但是在二战期间仍有3000人参军。

多伦多的女志愿者在缝制降落伞

军械厂的女工在展示她们刚刚装配好的布伦式轻机枪(Bren guns)

童子军的教官在给孩子们展示和讲解汤姆森冲锋枪

随着越来越多的男人被征兵、女性走进了工厂,原本无人问津的幼儿园变得人满为患。图为慈善机构“救世军”(Salvation Army)的一家幼儿园。

为了让人们提高警惕防范纳粹的入侵,巴里市(Barrie)Borden兵营的士兵给多伦多的市民搞了一次“突然袭击”,将坦克开到了Sunnyside沙滩公园里,着实把正在游泳的孩子们吓了一跳。

从1942年开始,多伦多相继实施食品和汽油定量供应的政策。图为Eaton’s的售货员在给客人的供应本上按章。

1942年夏,电影明星Gloria Swanson访问多伦多,除了推销自己的新电影外,还主持了一场卖战争债券的活动。

1942年8月,肯尼迪号护卫舰等三艘皇家海军军舰停靠在多伦多港口修整,图为给军舰做义工的市民以及送水员。

1943年多伦多的“祖母兵团”在工厂里展示新下线的轻机枪,号召市民多为战争出力。

一群孩童在帮助大人整理刚刚从社区里收集上来的旧铝锅和铝壶。在战争时期,铝是十分重要的战略物资。

1943年4月,多伦多一家工厂里的女工,熟练地操作起本应该由男人使用的车床。

1944年度的“多伦多小姐”和“多伦多女工”大赛冠军站在CNE的颁奖台上,两人同时获得300加元的奖金。

1945年5月7日,多伦多市民上街庆祝德国投降,一名飞行员亲吻自己的女友。

(51 周报 牧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