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225人热死!记多伦多史上最热的夏天

11已有 585 次阅读  2012-07-29 09:58

这两个星期真热,太热了!联邦环境部的高温警报和热浪警报一个接着一个。在最热的上周二,温度达到了36摄氏度,加上“湿热效应”后的温度感觉达40多度。市民们只好尽量避免外出,待在空调房间里。如果家里没有这些条件,市府在全市各地开放了十几个避暑中心,可以去那里待上一天。此外,市议会还要讨论一项议案,强制公寓房的东主给租客安装空调。看到这里,我不由感叹人们活在这个时代真是太幸福了!

在上个世纪早期和中期,多伦多人可没有这么多可以对付热浪的方法和工具。无论是家里还是单位,甚至是政府机关,都没有制冷设备。如果太热,真的会热死人!事实上,在本市现有的记录中,在夏天死于酷热的人数多于在冬天死于寒冷的人数。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多伦多史上最热的一个夏天。

避暑的市民将汽车直接开到了Don河里

1936年夏,北美洲各地普遍迎来史上罕见的高温天气。直至今日,很多地方还没有打破那时创下的温度记录。从6月开始,多伦多不断遭遇湿热天气,令很多市民预感到这个夏天将会很难熬。到7月,本市的温度一路走高,创下了40.3摄氏度的记录。由于当时还没有“湿热效应”这一指标,所以没有人知道那时候的温度感觉是多少。

多伦多大多数的夏天里,每次热浪过后总会有几天凉快的,让人们得以喘息(例如今年),可是1936年夏的高温竟然从7月一直持续到8月。不过,多伦多的情况这不是最糟糕的。在美国的某些地方,那年高温一直持续到了9月。

正在痛饮柠檬水的孩子们

对于稍微宽裕一些的人家,他们的消暑方式很多,比如说猫在地下室、在睡树荫下,还可以去湖边沙滩或湖心岛避暑。TTC的记录显示,1936年夏天湖心岛轮渡的客流量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多。

住在贫穷社区的人家只能在烈日和热浪中煎熬。由于卫生条件不高,高温令垃圾和积水腐败发酵,时常可以闻到一股股恶臭。人门在艰苦的环境下忍耐,扳着手指头一分一秒地算着,盼望着太阳快点下山,温度能够稍稍降一降。

屋里太热,不少市民只好在家门口打地铺

炎炎烈日令淑女们也顾不得面子,当时有一则报道说,一位女士为了贪图凉快竟然睡在了一个正在刻字的墓碑上,把第二天一大早来上班的刻字工人吓了一跳。1930年代时北美已经有碳酸饮料,但是在多伦多仍不是很流行,鲜榨糖柠檬水是当时最好的解暑饮品,如果条件允许能加上一两块冰,便是令这个时代的孩子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可口饮料。

多伦多的基建设施同样也是热浪的受害者。据多伦多图史中心(Heritage Toronto)的资料,当时位于Cherry Street的折叠桥都因为高温而变形,无法打开让船只通过。市府工人不得不找来高压水车往上面喷水降温,这才令它回复原状。所有用柏油铺的公路也被烤得发软,车轮轧过后坑坑洼洼,好像下过雨后的泥路。

在Humber河里嬉水避暑的少女

随着高温持续,本市的死亡人数出现明显增加。停尸房工人、殡葬员、挖墓人、棺材匠、甚至花店的员工都不得不加班加点的工作。动物们也无法幸免,大量的宠物狗、鸟、马匹、家畜在热浪下呼出了最后一口气——热得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在这个夏天,多伦多全市有记录在案的一共有225人由于高温导致的中暑而死亡,而全加拿大则有780人由于酷暑而丧生。

统计指出,高温和干旱是最容易致命的自然灾害,远甚于洪水、飓风、雪灾等。即便是有了空调等制冷技术的今天,酷暑仍然是个令人生畏的自然杀手。有了1936年的这次教训后,每到热浪来临,市府总是通过媒体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告诫人们避暑,并附上一长串大同小异的降温办法,直至今日。从那以后,多伦多再也没有因为酷暑而导致这么多人丧生。

(51周报52期 牧涛)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