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加国北部小城用人脚趾泡酒喝的奇俗

已有 99 次阅读  2013-10-09 07:51

(51周报 牧涛) 上周,雅虎加拿大网上有这么一条新闻:一位神秘的美国客人在加拿大北部的育空地区道森市(Dawson City)品尝当地“酸脚趾鸡尾酒”(The Sourtoe Cocktail)的时候,将泡在酒中的人脚趾一口吞下,然后留下500加元罚金后飘然离去。

很多读者(包括加拿大本地人)看到这个新闻以后不由得大吃一惊:用人脚趾泡酒喝,这是合法的吗?

这种做法在加拿大的其他地方合法不合法我是不知道,但是在道森市,这不仅是合法行为,而且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有近40年历史的奇特风俗。

游客花5塊錢喝下“酸腳趾鸡尾酒”后可以得到一張加入俱樂部的證書

根据当地史料记载,“酸脚趾鸡尾酒”由一位驾驶育空河邮轮的船长迪克.史蒂芬森(Dick Stevenson)所创。1973年9月的某一天,他在清理船舱杂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截泡在酒精中的人类脚趾。这个脚趾属于50年前的一位淘金客和酒贩子莱肯(Louie Liken)。他在一次外出时脚部冻伤,不得不将坏死的脚趾切除。可能是想留个纪念,他把这截脚趾泡在了酒瓶里,放在了船舱的柜中。过了不久,莱恩可能将这事忘记了,直到他去世时,也没想着留下遗嘱将脚趾放在棺材里。到史蒂芬森发现这截脚趾的时候,它已在酒里泡了50多年。

泡在“酸腳趾鸡尾酒”的人類腳趾

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多伦多,这截脚趾八成会立刻被扔进垃圾箱——谁没事干留着这么个恶心玩意?可是,育空地区地处偏僻,生活极其单调,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成为乐子,让人们乐上好多天。于是,史蒂芬森当晚就把这截脚趾带到酒吧里,给酒友们看新鲜。一群人将这个干瘪瘪像木乃伊一样的脚趾头传来传去,啧啧称奇。忽然有一个人一指泡脚趾的酒瓶,说:“谁敢把它喝了,今天的酒我请!”

大家顿时鸦雀无声。

平時腳趾放在鹽罐里,以防變質。

史蒂芬森先前已经灌了好几杯威士忌下肚,藉着酒劲,将那截脚趾放回了酒瓶中,一仰头咕咚咕咚将这瓶已经变成棕色的液体灌到了肚子里,末了还用嘴唇碰了一下脚趾。喝完后,他还舔了一下嘴唇:“嗯,有些酸”——能不酸吗,这酒已有50多年了,都快氧化成醋了。

从那以后,史蒂芬森便创办了“酸脚趾鸡尾酒俱乐部”,开始了这个有些恶心的喝鸡尾酒主意。喝酸脚趾鸡尾酒的规则很简单:将啤酒杯里注满香槟,放入脚趾。酒客可以快喝,可以慢喝,但是嘴唇一定要碰到那截泡在酒里的脚趾头。

痛飲“酸腳趾鸡尾酒”的酒客

不幸的是,“酸脚趾鸡尾酒俱乐部”开办了7年后就办不下去了。1980年7月,俱乐部的一名成员杨格(Garry Younger)试图打破喝“酸脚趾鸡尾酒”的记录,一连灌下了12杯。在他喝第13杯的时候仰头过猛,椅子往后倒下,竟一口将脚趾吞到了肚子里面。

本来故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不过道森市的居民似乎不想让这个有些恶心的奇俗消失,史蒂芬森陆陆续续收到了7个捐赠来的脚趾。这7个脚趾有的是由于主人得了严重的鸡眼,不得不切除;有的是因为冻伤而切除;有的是因为糖尿病而切除;还有的则是主人穿着拖鞋割草,结果把脚趾给割了下来。

這哥們上演終極重口味:喝完酒后將腳趾叼在嘴中

有了这些捐赠,“酸脚趾鸡尾酒俱乐部”得以重新开张。为了避免出现再有人将脚趾吞到肚子里面的事情,史蒂芬森面向全国接受脚趾捐赠。事实证明史蒂芬森的做法是很有“远见”的,随着“酸脚趾鸡尾酒”越来越有名,吞脚趾的事故日益增多,至今已有9根脚趾被酒客吞下肚子,其中包括一位91岁的老先生。

在史蒂芬森退休后,把自己船和脚趾都交给了现任的船长比尔.荷马斯(Bill Holmes),而现在俱乐部里已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将近两万名会员。如今,喝“酸脚趾鸡尾酒”的规定也有所变化,可以将脚趾放在任何饮料中了,但是无论是什么饮料,酒客的嘴唇一定要碰到那截泡在杯子里的脚趾头。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