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自由联盟 - 张三一言 流民地

  • 分享

    中國茉莉花革命預境

    1张三一言 2011-02-24 08:53

    中國茉莉花革命預境

     

     

     

    張三一言

     

     

        先提一個總全問題:這次埃及人民真的贏了嗎?

     

        有個簡單準確有力的答案:看中共高興還是恐懼。若高興,肯定埃及人民輸了;若恐懼,則肯定埃及人民贏了──現在的事實證明是:中共恐懼得很。所以,答案是:埃及人民贏了,還贏得很漂亮。

     

        不過,並不是人人都同意這個結論的。下面談談有關爭論。

     

     

    []、保證民主制度的三個要素。

     

        現在是給埃及最大的軍人利益集團摘了民眾上廣場18天栽培出來的果實;未來比穆巴拉獨更極端專制獨裁的伊斯蘭激進組組穆斯林兄弟会可能會獨占了民眾鬥爭的成果,起碼會有極大影響力。

     

        我認為以上說法都是事實,也有一定道理。但是,之外還有兩個問題可以進一步探討。

     

        其一,世界上沒有絕對沒有風險或無需付出代價的革命,所以不能要求必須保證民主革命絕對不犯錯誤,不遭遇挫折、保證全贏才能進行。民主革命的意義是:過程重於結果。進行了民主革命,就明確無誤地表示人民要民主的意願,而且有用行動表明要民主的意志和決心。這個意願和行動貫穿整個民主前民主中(後)過程;即是民主的進展,也是民主克服自身產生缺陷的過程,沒有停息,這就是民主的主要內容。

     

        意願、意志、決心又預示着人民要求民主不會因為一時挫折、失敗而終結,它會再接再厲進行下去,直到達到目的才作為一個階段的稍息。達到目的稍息後,還要繼續不斷加強、完善的過程。或者說,民主不是要追求一個完美的境況,而是要求不斷完善現實。民主不是最完美的制度,而是眾多制度中缺點比較少的制度;之所以缺點比較少,是因為這個它是一個不斷改善的過程。

     

        埃及人民18天上街鬧民主革命成功了。這一成功說明,人民能把意志圓成事實,人民能實現願境,人民的決心可以摧毀獨裁者的頑固。這不是埃及人民鬥爭的終結,而是新一輪鬥爭的開始。沒有這個新一輪鬥爭的開始,前一段的勝利是沒有意義的。事實上,埃及人民還在鬥爭着,這就是埃及人民勝利的偉大意義,這就是人們說的“民主的重要意義在其過程”的意思。

     

        其二,穆巴拉克倒台的後果為埃及造就了民主制度必備的三個決定性要素。

     

        保證民主制度的三個要素的第一個是權力合法性來源要素:權力為民所賦──民選權力。民眾18天廣場明確提出了這一訴求,接管權力的軍方也承諾了這一要求,所以,可以說具備了這一要素;起碼是潛在地具備這一要素。第二個是權力監督要素。承繼革命推翻暴政的道義資源、建立民主制度與政權的共識力量,埃及人民具備了強大而有力的監督政府權力的能力。第三個是多元力量制衡要素。民主制度不能依靠唯一一個民主觀音掌權;只要是掌權者是唯一的,那麼,即使是民主聖人也會變成專制魔鬼。如果是有幾個能遵守民主遊戲規則行事的力量(即使是魔鬼力量)互相競爭和制衡,民主就有了基本的保證。埃及現在出現了這個要素:民眾、宗教勢力(兄弟會)、軍方;他們都表現出了容忍和承認對方存在並作互動兢爭、合作。這就是最重要的要素也具備了。

     

        所以,我可這樣說:穆巴拉克倒台造就了埃及民主制度的三個決定性要素。

     

        基於上述理由,我設想埃及可以實現民主的預境。

     

        埃及人民打倒了專制獨裁,極可能實現民主。給中國人民做出了榜樣。榜樣的力量是極大的,也就是說給極權共產黨的壓力是極大的。獨裁之埃及國及獨裁者穆巴拉克垮台,讓共產黨和胡錦濤失去了一個同志加兄弟,增力了一個必然的敵人。這就事實上削弱了共產黨在世界總局中的地位,把他推向更接近行刑場地。

     

     

    []、兩個美國:利益美國、價值美國。

     

        有一種說法,穆把拉克及專制埃及國是美國的盟友,其消失,美國少了一個重要盟友,削弱了美國反極權力量,打亂了美國中東佈署,給中共乘虛而作創就條件。

     

        我的看法。其一,說美國少了一個盟友削弱了力量可能言之過早。因為穆斯林兄弟會沒有可能一會獨大,所以不可能出現第二個霍梅尼伊朗。現在最大力量且是掌權者是軍方,他們是傳統美國盟友,所以演變成為反美基也的可能性極微。廣場民眾是要求民主的民眾,代表了埃及人民對民主的訴求。在政治上,民主的人民很少會成為民主美國的敵人。綜上所述,新埃及傾向民主,成為美國盟友的可能性大於一切。

     

        其二,人們常說的美國,是指兩個相關而內含不完全相同的概念。一個是指利益美國,一個是指價值美國。兩個美國經常做互相矛盾的事。

    利益美國做了不少壞事,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與專制獨裁國家結盟。在這次埃及人民民主革命中,利益美國要保穆獨,不能旗幟鮮明地支持埃及人民。穆巴拉克專制國灰飛煙滅了,減少了美國的一分惡事醜事臭事。

     

        價值美國是指美國的意識型態價值。主要由民間、媒體等方面組成,在不觸及美國基本或重大利益時政府也是當然的組成部分。價值美國支持世界人民自由民主訴求方面建樹良多。近世世界民主制度(國家)的建立,很少沒有得到美國援助的。今後非民主國家要轉變成為民主國家,也少不了價值美國的關注和支援。今天的埃及不例外,未來的中國也不能例外。

     

        我們看到價值美國的存在,隨着專制國家亡一個少一個,我們就更看到利益美國越來越向價值美國傾斜;埃及變天就是為價值美國加碼,為利益美國減磅的重大事件。利益美國向價值美國傾斜是無形的,但對極權中國則是實實在在的壓力。

     

        穆巴拉克倒台加強了對中共壓力,迫中共往死亡路上推前一步。這就是埃及穆巴拉克倒台對中國的意義。

     

        基於如上兩個不認同所述,我的預境是:奪專制命的革命幽靈已經在神州飄蕩“花朵革命”將會開遍中華大地。

     

     

    張三一言     20110223     香港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