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史海:士嘉堡和伊桃碧谷名字的由来

9已有 469 次阅读  2013-04-21 18:36   标签  多伦多  纪念日 

每年的3月6日是多伦多的建市纪念日,今年是179周年。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聊过多伦多建立的历史,本期的《当年加拿大》,我们聊得细一些,说说市内两个区——士嘉堡和伊桃碧谷名字的来历。

1810年代的多倫多湖濱區

“士嘉堡”(Scarborough)这个名字本是北欧单词“Skareaborg”,意思是要塞(stronghold)。大约一千年前维京海盗大闹英伦三岛的时候,曾在今天英格兰北约克郡(North Yorkshire)的一片海岸设立营盘据点。大约在17世纪,当地居民在旧维京营地的基础上重新建镇,并沿用了维京人的称呼“士嘉堡”。此镇以巍峨的石灰石悬崖和温泉而闻名,不久后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当地的“格兰特大酒店”(Grand Hotel)一度是欧洲最大的酒店。

英國北約克郡士嘉堡“格蘭特”大酒店(1890年代)

同样是在17世纪,英国人开始了对北美大陆的探索。当开发北美的英国人派遣探险队,沿着安大略湖水道勘察的时候,多伦多港东面较高的地形勾起了勘察员琼斯(Augustus Jones)对故乡苏格兰高地的回忆,于是他将这里命名为“高地”(Highlands)。

法國勘察員的筆記,他們比英國勘察員瓊斯更早探索多倫多地區。

若干年后,上加拿大省总督西姆科(John Graves Simcoe)协夫人伊丽莎白游览安大略湖。行至“高地”的时候,突出岸边直插湖中的巨岩令伊丽莎白想起了故乡北约克郡的士嘉堡镇。于是,她建议丈夫将这片土地改名叫“士嘉堡”,直至今日。在伊丽莎白的日记中,她还曾提到计划在那里上盖一个夏日别墅。这个浪漫的计划最终实现了,伊丽莎白将别墅命名为“弗兰克城堡”(Castle Frank)。今天这座屋子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名字还在,这就是TTC绿线的Castle Frank站。

“弗兰克城堡”(Castle Frank)

今天TTC绿线Castle Frank站

有意思的是,许多多伦多周边沿湖市镇的名字,包括约克(York)、皮克林(Pickering)、维特比(Whitby)、达林顿(Darlington)其实都是按照英格兰北约克郡海边城市取的,不知道这是否也是西姆科夫人思乡心切的“杰作”。

上加拿大總督西姆科,正是他的夫人命名了“士嘉堡”

今天士嘉堡已是极繁华,中心地带寸土寸金。可在200多年前,士嘉堡用“穷乡僻壤”来形容毫不为过,加上土地并不肥沃、沼泽遍地,也没有什么人愿意住那里。兴建约克镇需要大量石材,一批批的采石工人不得不去士嘉堡工作。可是只要有选择,采石工人宁愿住在镇里,因为沼泽湿气重有害健康。这些工人可能就是多伦多历史上第一批“通勤者”了。今天交通方便,从士嘉堡到市中心开车不过20分钟(不堵车的情况下),人们是体会不到那时的辛苦了。

英國人同原住民商談購地事宜

“伊桃碧谷”(Etobicoke)的名字不像“士嘉堡”,有那么长的一段漂洋过海的来历。它源于本地原住民密西沙加人(Mississaugan)的词语“wadoopikaang”(尝试着念几次,看看舌头会不会打结),意思是“长着桦树的地方”。英国勘察员琼斯(Augustus Jones)听到这个词后头都大了,拼写了半天,才在笔记本上写下了“atobecoake”——这就是伊桃碧谷第一个英文的官方名称。

購地協議的簽字欄,那时原住民还没有文字,就用鱼鸟形的花押代替签名。

1787年,英国政府着手开发约克镇(今多伦多),同密西沙加人商谈购地事宜。英国人用2000块打火石、24把黄铜水壶、120面镜子、24顶花边帽、96加仑朗姆酒和一大卷法兰绒的代价(折合今天的7200块钱),购得了今天的伊桃碧谷、多伦多市中心、北约克、旺市、国王市等共25.08万英亩的土地,史称“多伦多购地”(Toronto Purchase)。

今天伊桃碧谷區里的購地紀念碑

合约签订后,英国人拿到了土地,原住民则抱着一堆稀罕的欧洲货回了家,皆大欢喜。不料200多年后,也就是1980年代,当年密西沙加人的后代向联邦申诉,称购地时被英国人骗了,要求修订合约,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今天的伊桃碧谷已沒有一絲當年荒涼的景象。

在建镇初期,伊桃碧谷发展比较慢。在购得了土地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那里只有巡逻队会去逛逛。到了1805年,人口普查则显示那里也只有84个居民。在建镇50年后,官方将这里正式命名为“伊桃碧谷”(Etobicoke)。1954年,该镇加入多伦多都会区(Metro Toronto),1998年正式并入多伦多。现任多伦多副市长霍利代,先前就是伊桃碧谷市的市长。

(51周报86期 牧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